http://max232.net

bcc矿工人数爆减_比特币场外交易乱象:玩家陷"非吸"漩涡 被圈3亿元

  (原标题:比特币交易乱象:掮客掀“非吸”漩涡 玩家被圈近三亿元)

  比特币场外交易乱象:掮客掀“非吸”漩涡 玩家被圈近三亿元

  浙江杭州曝一起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两名“搬砖工”以“类期货”交易低价优势和借币付息为“诱饵”,圈百余人超七千枚比特币,目前警方已拘留


bcc矿工人数爆减_比特币场外交易乱象:玩家陷

  立案告知书。


bcc矿工人数爆减_比特币场外交易乱象:玩家陷

  李想在烧饼铺群里的交易过程截图。


bcc矿工人数爆减_比特币场外交易乱象:玩家陷

  李想给没发币的客户发赔偿金截图。

  “我从2017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场外交易,却在今年相继被骗200多万。”王哲(化名)是一位资深比特币“搬砖工”,即低买高卖的比特币场外交易员。在比特币供应链上处于“上家”位置上,王哲也曾在低买高卖的“搬砖”生意中获利,他一度觉得与同行交易十分放心,直到被骗后,“感觉像是银行倒闭了。”

  但这不是个例,在4月曝出的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王哲不是一个人,共有100多位玩家,按照玩家统计数据显示,共有超七千枚比特币,涉案金额近三亿元。规模之大以及“场外交易”的形式,震动了整个“币圈”。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此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涉及的两位比特币“搬砖工”,分别为来自浙江丽水35岁的周毅和来自黑龙江勃利县30岁的李想。他们在微信群中,以“类期货”交易和借币返息两种方式,圈走来自100多位“搬砖工”超七千枚比特币。其中,最“惨”的一位被卷走了600多枚比特币,损失近3000万。

  据玩家透露,本次涉案的七千多比特币中,有不到九成发生在借币返息业务上,借给周毅二人的比特币没能拿回,另外超过一成则因参与其“类期货”交易没拿到币。

  目前,第一批玩家已经报案,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已对周毅等人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立案侦查。针对目前案件进展,杭州市滨江区西兴派出所5月21日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周毅、李想等二人目前已经刑拘,后续还会继续调查。

  微信群QQ群“圈熟客”

  低买高卖赚取各平台差价获利 有人年赚百万

  此次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几乎都发生在“烧饼铺”和“明天会更好”两个微信群中。周毅、李想就是“明天会更好”微信群中交易员。他们通过近两年按时交币建立的商誉、低价“期货”建立的价格优势,圈出了一批熟客。

  具体交易流程为,买家A如果认为周毅、李想的价格合理,就微信或QQ私聊,确认好后银行转账到指定银行账户。1-2天后,周毅把比特币发送给A的指定地址。A通过自己的钱包地址,即看到收到的比特币。

  在比特币交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特币地址,地址之间互相可以转比特币。比特币的交易必须经过系统的6次确认后,才会被存储在区块中。

  张明(化名)是烧饼铺微信群里的一名“熟客”,他告诉记者,“我在周毅、李想进群之前,就已经在‘烧饼铺’群里交易一年多了。后来,我在群里观察了他们半年,觉得还是靠谱的。我跟两人第一次交易在去年夏天,之后每周会跟他们买三次比特币,一直到今年四月他们失去联系”。

  他回忆称,“每次(跟两人)交易金额大概在两三百万,将近一年时间内累计交易量有上亿人民币了,他们比特币价格挺低的,这一年我也赚了将近一百万”。

  类似“烧饼铺”和“明天会更好”的比特币微信交易群还有很多。在国内比特币交易所关停后,不少比特币“搬砖工”转向微信群、QQ群,展开零手续费的线上一对一交易。这类群组往往是“熟人圈子”,具备一定的信任值,才可以展开“先交钱、后打币”的交易方式。他们主要依靠游走在各大平台间、赚取各平台的差价来获利。

  据新京报记者观察,目前仍有多个微信群涉及比特币的场外交易,但群名不会提到“比特币”,而是用“烧饼”、“梧桐”等这样的代号。数百人的群里,“交易员”会直接喊价“39250收10”,“40250出20”,意思就是“想用单价39250人民币的价格买10个BTC”,“以40250的价格出售20个BTC”。若有人有购买意向,则会与交易员私聊。

  然而,想进上述微信群并不容易,需要提供个人身份证/护照信息并获得群主担保后才能进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