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x232.net

币看董事长刘洋:不看好纯区块链技术,比特币或许会消失

  “我不太看好纯区块链技术,因为我认为如果避谈金融属性,区块链技术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不过只是一个软件程序员会用一种新的编程方式而已。如果不谈去中心化,那就更不会有任何意义,那么区块链技术就变成了一对加密、解密的算法,没有任何生命力。”币看董事长刘洋说。

成立5年之余的币看(Bitkan),是一家专注于数字货币资讯的网站,于4月初完成了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中云辉资本领投,IDG资本和比特大陆跟投。2016年4月,币看完成15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比特大陆。

 
成立5年之余的币看(Bitkan),是一家专注于数字货币资讯的网站,于4月初完成了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中云辉资本领投,IDG资本和比特大陆跟投。2016年4月,币看完成15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比特大陆。

  “我现在需要转型,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币看需要从工具类产品转型为社交类软件,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新推出的付费内容社区‘K站’。币看未来的趋势就是成为中国的东方财富(300059,股吧)网。”刘洋表示。

  然而,在币圈新闻满天飞,垂直自媒体达到600多家的情况下,打造一个数字货币垂直领域付费内容社区是何其难。币看为何从工具类转型为社交类软件?

  币看的转型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你们刚B轮融资1000万美元,准备用这些钱做些什么?

  刘洋:此轮融资过后,币看将在全球范围内推广新推出的付费内容社区“K站”,K站基于数字货币内容领域三大痛点进行建设:

  设置共享经济机制,支持多样化主流数字货币支付;

  将社区内容的鉴定和评价权利交给专家;

  鼓励以小社群形式建立端到端的优质粉丝群,沉淀高质量内容,同时保证信息的时效性,未来还将提供微博、长短文、视频、问答等功能,做成开放式API。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币看的前身是监测比特币行情,挖矿算力监测等工具型软件,但现在又想基于现有APP打造数字货币垂直领域付费内容社区,是怎么考虑的?另外知识付费内容,在行业新闻满天飞,链圈、币圈垂直自媒体多达600多家的情况下,知识付费内容社区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刘洋:我在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比特币,当时比特币价格很低,并于2011年6月买进比特币,因为程序员出身,在华为做了14年,基于对比特币的好奇,就开始研究这些。

  买币需要关注行情,那个时候我们关注Mt.Gox交易平台,发现一个规律,Mt.Gox上的价格直接决定了中国交易平台的价格,而数字货币又是24小时不停盘的,我很快就想到用机器来盯价格,并开发了一个程序专门盯盘,只要Mt.Gox的比特币价格涨跌到我设定的阈值,就会自动发出音乐的响声,我就只需要根据此来判断买或者卖。出于这个动机,又拉上了几个华为系出身的技术员构建了一个实时监控数字货币行情网站,并于2012年底上线,这是币看最开始的雏形。

  2012年上线网站,2013年推出客户端的币看,通过网站和App提供加密货币价格监控、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资讯、挖矿监控、区块链资产钱包等服务。2014年,包括我在内的四位创始人从华为陆续离职,开始专注打造币看App。

  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App Bi日前发布的中美App Store中的区块链App报告显示,受到2017年9月中国政府下发文件禁止虚拟数字货币类交易的影响,财务类、商务类和工具类的区块链应用上架比例有不同程度的萎缩,但新闻类的App上架数量增长迅速。这些囊括快讯、行情、行业分析、社群等功能的应用约有336个,占930款上架的区块链相关应用的36%。

  在此背景下,工具类产品被使用的频率大大降低,为了提高用户粘性,我们开始谋求转型。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有做社交化产品的想法,在最初选择产品布局的时候,考虑到做矿产、挖矿的话要纯投入钱,要租场地、买矿机,这不是我们所擅长的,考虑到做交易平台,担心会有法律、政策上的风险,而且对风险控制要求很高,也不是我们擅长的。于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创始团队选择了以提供信息为基本服务的平台累积用户群。

  早做是没有价值的,这就是天时;创始团队成员余芳在华为有了很丰富的社群经验,我们把她拉过来,这就是人和;币看耕耘了五年多积累来的用户和行业资源,就是地利。

  纯区块链技术是没有价值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