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x232.net

真实记录七年炒币史:三个比特币实现财务自由

聪明人在哪儿,机会就在哪儿。炒币带不来财务自由,但是知识和实践可以。

与之相伴的,是这个时代无处安放的焦虑。

《财经》特派记者刘泓君/文发自硅谷宋玮/编辑

1

图为菩提创始人林吓洪。从最糟糕的时候亏损5万美元到赚数千万,他的七年炒币史,也是加密货币七年发展史。(采访对象提供)

财务自由了,焦虑感却无处安放。在这轮牛市中,林吓洪压力很大。从进入比特币行业至今,他精准踩对了加密货币的每一次爆发点:比特币几轮涨跌周期、扩容大战、以太坊上线、The DAO被盗以后历史上最大的分叉危机,之后他又参与了中国的ICO和退币危机,现在他是区块链创业潮的一员。

这是林吓洪的“七年炒币史”,也是加密货币这七年的发展史。

加密货币到底是不是普通人的机会?过去的2017年,林吓洪身边出现了很多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他却尝了区块链行业的荒诞一面。

在币圈这样一个半地下半灰色的市场,像林吓洪这样“高富帅”背景的人不少:他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本科与上海交大密码学研究生,在美国读博期间中途辍学,于2011年成为Twitter的一名工程师,早期Twitter也是比特币意见领袖的出没重地。计算机、密码学、Twitter这些经历让他更能理解加密货币本身。

还有一类炒币者是大胆的赌徒,这帮人本金不高,敢下注。他们是这场“造富游戏”的后来者,有中国大妈、韩国大妈和一些看到机会的年轻人。他们的世界中,币价即正义。

炒币和炒股很像。不同的是,从未有股市的暴涨与崩盘像比特币这般频繁。投资比特币的三年,如同经历每十年一次的金融危机三个轮回,因此流行着一种说法:“币圈一日,人间一年”。

在很多摩拳擦掌等待着进入比特币市场,实现财务梦想的人来说,林吓洪是值得羡慕的:从最糟糕的时候亏损5万美元到现在赚数千万美元,通过买币解决了自己的生活需求,七年的时间每一次都踩准了风口,财富于他而言,已经变成一个数字,是他对这个行业的“信心指数”。

有人说:“赚多了快钱的人,会对赚慢钱不感兴趣。”钱要慢慢赚,一旦投身虚拟货币,日日的财富神话让焦虑感无处驱逐。这是一份炒币的真实心态,不置身其中,难以体会其中煎熬。

三次暴涨暴跌的煎熬

买比特币不难,不卖比特币才最难。

林吓洪是“去中心化”理念的信奉者,第一次在Twitter看到比特币就为这个名字和设计着迷:“我就在想为什么数字货币都是基于公司,怎么没有人把公司干掉,做基于互联网协议的数字货币。”

通过Twitter上的一些总结,他知道这种“货币”有几个特性:防伪造、不可复制、限量。这是初识比特币的一段美好时光,他抱着玩一玩的心态花200美元买了10个币,很快跌到60美元。

买币的过程曲折,他要把美元换成格瓦拉,又要从格瓦拉转到日本交易所Mt.Gox。也是在买币实践中,他发现比特币的双面性——难用,但技术有突破,只要有地址,就可以打钱。他最感兴趣的是,怎么提高比特币的可用性。

2013年硅谷圣荷西有一次比特币大会,今天再去回望历史那场大会尤为有趣,当年各路英雄初显锋芒,风云人物轮番更替。林吓洪也是参会者之一,花3个比特币买了一张门票,如果按现有价格计算,这张门票现在值5万多美元。

当时他想,既然有十个比特币,可以拿三个出来参加活动,那三个比特币当下值200多美元,与门票价格相当。“我又不想花那个钱,花钱心疼,就花了三个比特币。”他见到了中本聪的传人Gavin Andresen,比特币圈内公认的大佬,被大家奉为神一般的存在,被所有人簇拥起来交流,如今已经被比特币核心开发者除名。

Coinbase站在展台的一侧发宣传单,只要注册就送0.1个比特币,那时候最大的交易所是Mt.Gox,如今因盗币事件和安全问题倒闭,而Coinbase是今天的比特币狂热时期苹果排行榜第一名的应用。

早一批的区块链公司Ripple说,我们马上要上线,只要注册提供密码就送币,这相当于现在近10万美元,几经发展,Ripple已经换了好几任CEO,发展方向也与初心南辕北辙,从一个“去中心化”的初衷,滑向“中心化”,瑞波币也开始变成炒作对象。不过,如果当年IDG没有要它的股权而是要代币,可能已经有几十亿美元的回报。

“你不会认为这些公司是下一个独角兽,当时就是一群极客在那里交流技术、共识、密码学的发展。”林吓洪说。炒币这几年,他大概每天会花一两个小时在加密货币上,偶尔也去参与一些币圈的活动,在这种活动上注册很多公司的应用,不知不觉的实践中,他才慢慢明白比特币的白皮书在讲什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